2017年10月24日

壹基金副秘书长李弘:公众提升灾害应对能力就是“尽我所能”
惠泽人翟雁:做公益就是要“不到黄河不死心”,即使失败,我也认了

上一篇

下一篇

黄金镖 | 从“卖旗日、饥瑾三十”看香港的募捐管理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导语:在慈善法公布之前,我曾经乐观的预言,如果公募资格放开的话,那么中国也会出现各种街头募捐的形式,然后,慈善组织的活力也会大幅的增强。可惜,至今并没有看到这种局面。为什么会这样的?还没见有对这种情况的认真反思。我也只是模糊的认识到,国内对募捐的管理制度框架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慈善组织的活力,当然了,也不否认慈善发展尚处在起步阶段,需要一个渐进不能着急的过程。

香港的卖旗日募捐和饥瑾三十还是比较有特点的,简单给大家介绍下,希望国内的慈善组织也能通过这种街头募捐的形式,把募款活动落地,深入人心。

卖旗日

卖旗日的募捐形式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发展起来的,慈善机构动员青少年在街头拿着募款钱袋,售卖小旗帜,现在也包括纪念品徽章之类的。这个小旗帜呢,是小纸旗,捐款的人拿在手里,其它的小朋友看到,就不向你募款了,现在很多是发给一个不粘胶的贴纸贴在显眼易见的部位。看似非常简洁的募款形式,在香港形成了一个传统。

香港社会福利署负责管理募款,这么简单的募捐方式,在香港的管理非常的严格有序。慈善机构申请开展卖旗日募捐,首先要向福利署申请,由福利署审核并安排时间,类似国内的摇号。卖旗日活动每周六上午半天时间,募款结束后要报表,将收入、成本公示,并在90天内完成活动指向的项目,活动成本要求不得超10%,并将财务审计报告上报署长,同时香港福利署还会给予一定拨款支持。 

香港的卖旗日活动,还有一些很奇怪的规定,比如,不许和捐款人合影,但可以活动后合影,这么细小的情节都很注意,从而形成约定俗成的规矩,使卖旗日成了香港的品牌募捐活动。同时,我们也看到,卖旗日、徽章,这些小物件的作用其实非常巧妙,在于让参与募捐的小朋友可以区分哪些已经是捐款的,哪些是要动员的,不至于频繁扰民。还有就是参与的小朋友好多竟是幼儿园的小不点在家长陪同下,这种教育对香港的慈善文化的延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总之,香港市民对这种的募捐形式很认可,参与热情也比较高,相信大家去香港旅游的也不少人都参加过类似的活动。

饥瑾三十

饥饿三十,香港称饥馑三十,是世界宣明会(台湾称为世界展望会)为了帮助世界各地受到天灾人祸、疾病威胁的人免于痛苦的活动。活动名称的命名,来自圣经中禁食祷告的原意,亲身感受饥饿,体会遭逢不幸者的感觉。世界上第一个饥饿三十活动,是1971年一群加拿大的青少年,在亚伯达省卡加利市的一所教会中,体验36小时禁食,来为埃塞俄比亚的饥民募款。

香港的饥馑三十,由香港世界宣明会及商业电台合办。有多种形式,包括饥馑三十、饥馑一餐、亦有专给青少年的饥瑾八小时和长者参与的耆英饥馑8小时。每年通常由歌手和商业二台(叱咤903)节目主持人身体力行,到别处探访。举办地方现为香港仔运动场。近几届叱咤903都现场直播开幕和闭幕典礼。

这个活动的要点是体验式募捐,参与报名要交费,然后还要达到一定的募捐额度,比如入门级别是1500港元。这类活动,也要香港社会福利署的批准,需要申请许可,然后核准开展,公开募捐情况,政府拨款支持。

从以上两种募款的管理,都是类似的程序。可以在社会福利署的网站上看到。网站公共服务—监管慈善筹款活动一栏,简单的几列规定,简洁到让人叹为观止,其文字数量还不及国内的一个文件的长度。大致几个部分:公开筹款活动、卖旗日、一般慈善筹款活动、经批准在公众地方举行的慈善筹款活动、慈善筹款活动最佳安排参考指引、慈善筹款活动内部财务监管指引说明、查询。

我看了这个网站的第一感想就是“简洁”、“明确”。法律条文就一条:根据香港法例第228章《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4(17)I条,任何人士为慈善在公众地方组织、参与或提供设备以进行筹款活动,或售卖徽章、纪念品或类似物件的活动,或为获取捐款而交换徽章、纪念品或类似物品的活动,须向社会福利署署长申请许可证。上述许可证现称公开筹款许可证,主要为两类在公众地方举行的慈善筹款活动而签发,包括卖旗日及一般慈善筹款活动。

香港没有制定专门的慈善法,除了上述的《简易程序治罪条例》,还有《税务条例》《印花税条例》中明确了其他方面监管的具体内容,因此慈善事业在香港发展也是健康有序的。

简洁、明确的行为监管是一种力量,感观上比国内的资格认证要来的实际。

来源:第三部门思想汇  作者:王金镖  编辑:石敏诗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