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首个基金会素质能力库即将建模,你能成为其中的MODEL吗?
新价值 x 新生态,你怎么看?

上一篇

下一篇

听完胡小军老师的分享,我离社区基金会近了1/20步!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编者按: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是一个非常注重学习的团队,我们会定期举办内部分享会,以帮助团队成员学习了解基金会知识,从而更好地为这个行业提供服务。前不久,我们邀请胡小军老师做了“社区基金会”的分享,一支笔,一块小黑板,胡小军老师滔滔不绝地讲了近两小时。本文为秘书处实习生——秋池童鞋的学习笔记及感受。在此分享给大家,以供大家管窥小军老师的研究精华。(ps.因为是学习笔记,所以有可能有些出入,欢迎大家指出来我们多讨论、交流哦~)

关于社区基金会的更多知识,我们做过一些系列的整理,详情可以点击:全网最全的社区基金会大盘点,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了解,推荐阅读收藏~

每次放假在家的时候,走在楼下,总会有外卖小哥或者快递小哥碰到路人我,“慌不择路”地问:“2号楼在哪啊?”、“7号楼是哪个啊?”……我每次还都故作思考的样子,结果还是尴尬地笑一笑,“我也不清楚啊,不好意思。”

我现在住的地方还是爸妈当年公司分的房,楼里住的很多都是他们的同事。我们孩子辈的混的都挺熟,小时候都一起在楼下玩。但我始终都只知道我这一栋11号楼,其他的一概不知,虽然周边的楼并不多而且我还经常穿梭其中。因此,多少说来,“社区”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听起来就像支付宝里的零钱一样,知道它就在我的身边,但总是没有一种真切的实在感。

在我的大学学习过程中,也有过社区工作的相关内容,是在台湾交换期间上的课。但到头来也只记得老师让我们分组去画社区的“资源地图”,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台湾又不是被墙了,这些东西直接看google地图不就好。另外像在北京这种快节奏的城市中,社区里活跃的人士估计就是退休的爷爷奶奶和他们可爱的孙辈了。所以,我对社区两个字的谈不上多有感情的吧。

不过,周五胡小军老师的分享倒是提供了关于社区的新的可能。小军老师的分享信息量挺大的,对社区基金会不熟悉的我,在他讲的过程中好几次想打断去问一些问题。但随着内容的展开,一些问题自然而然得到了解决。

概括来说,小军老师简略提及了社区基金会在美国和中国发展的历程,详细阐释了社区基金会在“参与社会治理的社会组织体系”中的定位和其存在的独特价值,并对社区基金会未来的突破做了一些展望。


胡小军  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理事 广东省廖冰兄人文艺术基金会监事


1、社区基金会的发展历程

小军老师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是——“社区基金会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并且自己打趣地说,社区基金会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因为其形态多样,并且解决的都是本地的需求问题,可以说因此具有很大的独特性。

在基金会的名称上,有些基金会里面没有“社区”两个字但是在做很多属于社区基金会工作范畴内的工作,另外还有些基金会名称里含有“社区”两个字,但在做什么就值得商榷了。根据研究的原则,只把名称内含有“社区”两个字的社区基金会纳入考虑范畴。因此,我国截止到2016年底大概有70余家社区基金会,可能和北京三甲医院的数量差不多。

中国的社区基金会发展历程还不到10年,不过小军老师认为这样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08-2013年是第一个阶段,特点是民间主导(非公募社区基金会为主导);第二个阶段是从2013年到现在,表现为以政府为主导推动社区基金会的发展。其间社区基金会的发展高峰期在2014年和2015年。

2014年深圳政府大力推动社区基金会的发展,专门出台了有关社区基金会的管理办法,明确了注册社区基金的门槛为200万人民币。2015上海政府将社区基金会的发展作为重要推动点,列入了政府工作的一号课题。

但是政府为何这么重视社区基金会的发展呢?以深圳为例,小军老师归纳深圳的公益特点是“外向性”公益,很多资金都流向了市外省外。社区基金会是一个资助本地的途径,可以起到一个类似“水土保持”的作用。另外社区基金会的设立还有利于引入其他社会资源,并在社区社会组织培育方面具有优势,因此政府希望以社区基金会为落脚点来完善社会治理。


2、社区基金会的定位及存在必要性

小军老师根据两个维度——资源(资金)的来源(来自社区,来自外部)和基金会的发起方向(自主发起,外力推动)——将社区基金会分为四个种类。理想中的社区基金会应该是资源来自社区内部并且是居民自主发起的,这样才有更多的自主性与向心力。

但基于我国强大的“政治磁场”,这一过程被扭曲了,现实中我国大部分社区基金会都是由政府资助,并且由社区外部力量发起建立的。这样的模式未必是健康的,在我理解中这样的社区基金会将居民理解为治理的客体,势必忽略居民公民性的成长。

有点像物业和业主的关系,明明应该由业主委员会裁判物业的工作状况,但现实却是物业反过来“统治”着业主,业主由理论有力的一方沦为无力的游魂。不过现在一些社区基金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且正在推动自我完善。

另外一个问题是:既然政府对社区的投入极大,那还需要社区基金会干什么?

小军老师的回答是:第一,社区基金会作为一种社会组织,使命是推动社区自治,构建社区的主体性,而不是作为政府社区治理的手段之一。第二,资源分为刚性和活性两种属性,社区外部的钱进到社区里,比如政府的资金,这部分大多是刚性的,是定向使用的。但社区会存在即时性、多样性的需求,需要一些活性的资金来满足这部分的需求(编者注:社区基金会具有灵活性)。第三,对社区战略性发展的需求。社区长久发展需要有长远投资的,而外部资源大多解决眼下的问题,因此社区基金会的资金可以用来支持社区的未来发展。


3、社区基金会未来的突破

为了实现社区自治的愿景,社区基金会需要可以按照自己意愿展开工作的资金。在筹资的问题上,小军老师认为社区基金会可以从五个方面做工作:

  • 需要公众小额募捐;

  • 发展永久性捐赠;

  • 建立项目专项基金;

  • 设立资源匹配平台;

  • 引入慈善信托。

资金这方面我不是大懂,所以就是做一个简单的记录了。

小军老师的分享结束了,我“精选”了一个问题,但听完小军老师的回答之后觉得这个问题简直蠢爆了。我的问题是:“您提到了社区基金会的错位,但是不是背后存在着一种假设,即我们的居民足够得‘精英’才会有这种建立社区基金会的意识和条件。而像一些城市边缘地区的社区,那里的居民很难有能力自发搞出一个社区基金会。于是会不会出现一个类似于‘马太效应’的状况,优秀的社区基金会越来越棒,居民越来越幸福,而普通的社区则很难迎来改变?

小军老师说,我这种思考其实是站在一个很高的层面看这个问题,比如像是从国家的角度来考虑的。我说的这样的情况是存在的,比如硅谷的社区基金会就很有钱,以后也会越来越有钱。但公益毕竟是一种自发的过程,美国也有很多地方没有社区基金会。

我后来想,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我对社区基金会的目标和工作了解得没有那么具体,有时候也会混淆哪些是政府的责任,哪些是社区基金会能力范围内的工作。

不过小军老师的分享已经让我离社区基金会近了1/20步。

作者:李秋池 编辑:王燕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