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07日

成都峰会 | 案例:陆家嘴社区公益基金会:如何从默默无闻到参与政策制定?

上一篇

下一篇

成都峰会 | 饶锦兴:说给社区基金会的三点真心话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编者按:

古人说,郡县治则天下安,当今,可以说是社区治则国家安,中国的社区正承载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这一重要使命,因此,社区基金会运作的概念虽然才刚刚火热不久,但它或许会是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新方法,越来越多的人渴望了解如何培育社区社会组织才能解决当下的社区治理问题,也有人开始询问自己——在社区之外,公益人更多应关注什么?

本篇是深圳社会组织研究院院长饶锦兴在6月3日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成都峰会的演讲,分享内容主要包括基层社会治理、社区基金会的重要性、寻找慈善事业发展的新方法等。

饶锦兴  深圳社会组织研究院院长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研究员

很高兴再一次参加我们成都的社区基金会的研讨会,一天的研讨我觉得真的是像一部川剧,用廖院长的话来讲,是有滋有味有文化,下午也是有诗有茶有欢笑,非常好的一个讨论。作为一个社区基金会的学者,看到有这样的场面,确实感到很振奋,套用一句俗话来讲,我觉得中国基金会的活力可能要看社区基金会,那么中国社区基金会的活力可能要看成都,我们特别期待成都在社区基金会的推动方面能够有更出彩的地方,更多的无限的可能,让人振奋!

今天一天听下来,感觉我们有很多的进步,我们做了很多探索,都在进步,特别是政府在这个方面提供了很大的空间,给了很多指引,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在当下,我们怎么样把握核心的要素,为下一步推动社区基金会的发展。我想分享三点:

如何为慈善事业发展找到一个新的方法;

基层社会的治理,有没有可能探索一个路径;

整个社会的变革系统,像基金会这样的一个工具,我们怎么去有效的使用,去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和效果。

一、怎样通过公益去驱动社会创新的理念

我最初对社区基金会特别有这种冲动的原因,还是基于怎么样做好中国的慈善事业。

2009年,我跟一个中国非公募基金会代表团去美国访问,第一次看到美国波士顿的社区基金会,当时给我印象很震撼,在哈佛交流的时候,他对整个社会治理和这种运作的理论谈得很深。我问他为什么做的这么好,他们就说,主要是通过社区基金会的运作。我是第一次接触这个概念,回来的时候就非常兴奋,就思考怎么样推动中国的慈善事业发展!

后来我观察了一些救灾项目,发现大量的项目是异地资源输送,运营成本比较高,无论是基金会还是捐赠人都不了解项目实际运行情况。很多社区的需求也没有真正被挖掘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特别期望有本地化的慈善组织和慈善人才落地,能够有一些本地化的基金会落地,持续支持这些公益组织,这些慈善组织。所以,我就积极的推动社区基金会的模式。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特别关注本地化,这对中国当下的慈善事业发展,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怎么样去培育本地化的公益组织,特别是基金会,让他有一个可持续的资金支持,让本地的其他公益组织,社区的社会组织能够可能持续。这是最初我提出的想法。

今天,回过头来看,实际上社区基金会我认为是有两个很重要的阶段,一个阶段是特别强调为捐赠人服务,为捐赠人服务这样一个概念,对于当下的中国慈善事业发展我认为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谈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钱,但是反过来,我们有没有把功课做足?我们怎么样去了解捐赠人的意愿?我们有没有很深入的挖掘捐赠人的公益梦想?公益愿望怎么去实现?我评估很多项目就发现其实捐赠人的参与是很不足的,很多捐款没有实现他们最初的意愿。

所以我觉得社区基金会的捐赠人服务体系是非常重要!我希望在社区基金会的概念的引入的时候,我只强调一个,就是怎么样来强化为捐赠人服务这个理念,把捐赠基金的管理运营这样的一些方法,能够用到去解决我们当下的基金会的这种可持续模式,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我觉得需要在我们的这种公益里面,项目里面,去做反思。

二、社区治,则国家安

说起这句话,大家可能马上就会想到郡县治,则天下安。我想包括这几天在成都的所见所闻,给我一个强的历史感和现实的使命感。

中国的社区建设承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民政的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的这一块职责。整个中国的职责,这些年经历了急剧的变化,我们也通过社区建设做了很多的探索。但在今天看来,我们还是走到一个迷茫的时期,社区建设我们今天面临很多挑战,这些挑战在我们陶老师的书里写得很清楚。

在这个里面我认为我们已经有一些机会,就是包括我们去年国务院两办文件提到了,怎么样培育社区社会组织来解决当下的社区治理的问题。在这个里面有没有可能社区基金会就社区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与政府进行合作?为什么呢?基金会里面,我们倡导更多的基金会能够成为一个资助型的基金会。

这些年来,在社区建设的过程当中,政府给了很多的资金去培育社区的社会组织。但是,社区社会组织大量依赖于政府的资源,导致面临一个新的问题:政府不支持就没可持续。社区基金会对社区组织很了解,如果未来有更多的基金会能在社区里面跟政府,跟社区的这些社会组织建立伙伴,就能合力共同来改善我们的社区治理。

三、我们可能需要一个社会系统变革的理念

这个系统变革的理念,我认为现在我们需要一些工具,需要一些方法,需要一些操作系统。这些工具我认为社区基金会有很多是值得我们使用的,所以我在这里讲的是什么呢,我们先不要在概念上兜圈子,社区也好,基金会也好,都是西方外来的概念。

在当下的中国,我认为现在有一些经验是值得我们总结的。

我特别强调的一个,中国的慈善事业发展还需要从我们本土的慈善文化去寻找营养。

在国和家之间,我特别感觉到中国当下的社会变革,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样在国家之间建构一个社会。我认为社区是一个主战场,就是社区这个层面去建构这个社会,去解决我们过去国家之间缺失的一个领域。所以在这个里面,系统变革的思想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个也是跟我在最近的一个学习有关。这个方面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一个什么问题?就是我们传统里面有一些很重要的思路,我更希望我们所有公益人除了关注社区之外,更多的关注我们的组织,关注我们每个人自身的变化。我也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探索,多在这方面加深交流。

前一段时间去香港我看到香港的很多组织已经开始关注自身的经验的修炼和领导力提升,在这一块我们探讨不够,我也希望我们能够在这个层面在公益推动方面结合,把个人的修养和组织的改变结合起来!


注:本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并经本人同意后公开  

作者:饶锦兴  编辑:王燕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