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29日

武汉峰会 | 陶传进:基金会做资助,要滴灌不要漫灌
武汉峰会 | 郝南:在不对等的资助关系中草根NGO是怎样被忽略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武汉峰会 | 观察:90后“任性”、NGO自我成长,这个行业如何才有希望?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武汉峰会于6月25日举办。笔者有幸参与了全天的会议,聆听各路专家们的观点和分享,与不同的公益伙伴沟通和交流,收获很大,也有一些自己感觉还很有意思的观察。

在这次峰会上,我们仍然能看见很多有理想、有追求的公益人。

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其面临的社会问题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对当代的年轻人是否充满理想且能够应对当前社会问题一直心存质疑和担忧。这次武汉峰会我们能够看到活跃在公益领域的除了70后和80后之外,90后已经开始逐渐成为主力,他们对公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非常有担当的开始行动。相比已经被“现实”浸润、“不再那么着急”的70后和80后,90后对公益的信仰更加笃定,更加任性,而且少了很多羁绊。

越来越多执行力强的公益机构开始生长。

这次武汉峰会的参会者数量超过200人,参与分享的嘉宾达20位,会议日程涉及的公益组织近30家。在公益领域,这种规模的行业会议已经不算小了,而据说承办这次峰会的“乐仁乐助社会创新机构”、“晓庄公益”等都是武汉本地的公益组织,“乐仁乐助社会创新机构”还被誉为中国最年轻的“连锁”公益组织,在全国20多个城市都有执行项目或运作机构。从参会体验上看,地铁口指引、酒店大堂接待、会场门口签到、会场秩序维护都还算非常顺利,承办机构动员了志愿者参与到会务服务,安排都还比较周到。据此能够看出,既属于“公益后发力量”,又处于“公益后发地区”的承办机构,动员组织能力已经不应该是“后发”。

有很多机构立足本地,扎根基层,踏踏实实解决身边的社会问题。

峰会下午的议程主要是案例分享,参与分享的8家机构中,至少有7家都在湖北开展了不同的项目。而其中5家机构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机构,这些机构都以解决身边的社会问题为导向,从身边的小事做起,都默默无闻的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比如武汉无障碍倡导小组通过各种活动推动武汉市的无障碍设施建设,监利县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通过自我探索创新反家暴维护妇女权利。本地的机构大多憧憬着外面的世界,渴求与外界合作。尤其是对于那些已经有了一定发展的机构而言,这种渴望似乎更加强烈。

有专家称那种很少或者基本没有与外界合作过的机构为“内生性机构”,他们在发展中完全依赖自己去探索和尝试,寻找适合自己生存和发展的最有效路径。然而,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依然希望能够获取到更多的资源和支持,希望能够了解和学习外界同类机构的经验。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这次邀请的嘉宾有此前刚刚从湖北省巴东县辞职的“网红县委书记”陈行甲,在会场,陈行甲受到了极大地追捧。其所到之处都是追者云集,合影、签名、交流、晒朋友圈……之前在公益圈似乎少见这种“追星”的场面。这些公益小伙伴们追的到底是什么?陈行甲?陈行甲县委书记的经历?陈行甲转身公益的决定?这种追捧对陈行甲而言,是一种精神鼓励?还是一种可能会带来其它结果的力量?这种现象,放置于整个公益圈,我们需要警惕还是需要有选择的吸收?

我们之前坐在办公室中对外界都有很多推断和假定,都先入为主的有一些臆想的“结论”。尤其是“深处”资源、信息丰富的一线城市的很多公益机构,天然拥有着身份优越感,于是很容易就进行评判和指指点点,而这种评判和指指点点会形成对立,也是对实践者的不敬,更会先入为主地营造出一些所谓“正确”的氛围,将自己置于道德、资源和实践的高点,看似是对行业发展的建议,但其实并无益于行业健康生态的培养和成长。

通过这次对武汉峰会的观察,笔者认为我们依然需要实地去看,去调查,用学习的心态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行动者。唯有如此,这个行业才真正有希望。

作者:基爷  编辑:王燕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