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11日

秘书长说 | 李海:不下蛋的母鸡——基金会的形象与可能性

上一篇

下一篇

秘书长说 | 圆桌论坛:新格局下基金会的更多可能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由3ESPACE公益创新空间与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联合主办的第四期“秘书长说”系列主题沙龙于7月30日在3ESPACE成功举办,围绕“不下蛋的母鸡——基金会的形象与可能性”这一主题,与会嘉宾就新格局下的基金会定位与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入探讨。

以下为圆桌论坛部分讲话摘要:

圆桌嘉宾  

李海-招商局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

吕全斌-第八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秘书长

沈丹玺-三一基金会项目总监

邓越-安利公益基金会筹资部长

圆桌议题  

1.基金会在整个社会里面的角色和定位是什么?

2.如何看待给基金会贴标签的问题?

3.社会变化对基金会有什么影响?

4.公益行业生态有什么可能性?

议题:基金会在整个社会里面的角色和定位是什么?

邓越:我本身自身是做筹资工作的,其实筹资我们不是简简单单在筹钱。我的理解也就是,我们应该是帮基金会去筹影响力和筹爱心的。但大众往往会因为公益组织太多,很难有专业性地去选择,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做市场细分,瞄准一个特定领域。我们基金会细分在营养领域,在营养领域我们又关注孩子这个更细分的领域。国家有个160亿的项目给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每天3块钱的营养补贴,由学校帮助他们解决营养问题。但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很多贫困山区的学校都没有厨房,所以给孩子们的补贴其实用不了。于是我们基金会创立了“春苗营养厨房”的项目,帮助这些贫困地区的学校建厨房,让国家的财政资金更好地落地。我们在全国建了2600多所厨房,有接近200万的孩子受益。再举一个例子。国家卫计委有给贫困地区0到3岁的孩子发放营养补充剂的免费营养津贴项目,也有给学校儿童的营养改善计划,细看下来我们发现学龄前阶段是个空白。于是今年上半年我们开始运作了一个新项目,给贫困地区3到5岁的学前儿童提供营养补充剂,助力他们的成长。所以我觉得一个基金会想做出品牌,做出真正的社会价值,定位一定要准确,要定到一个很清楚的点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有了一定经验积累,对于以后的资助也会有很好的帮助。

李海:基金会有一个优势就是不需要生硬的考核,不需要都以盈利为指标,你可以做一些你想做,或者也很值得,但是没有办法在近期以盈利指标去衡量的事情。比如去年我们支持了一个帮中小农户对接市场价值链的项目,这套价值链中有许多环节需要摸索,使得价值链上的所有人都受益。如果是商业机构来做的话,其实没有太多动力把每个环节都打通的。这时候基金会就可以发挥自己优势的地方,改善整个价值链结构。所以我觉得基金会就应该定位在像这样,政府、企业大概现在暂时看不到,或者对他们来说考核压力太大的地方。

吕全斌:我觉得基金会除了关注一些政府和企业不能解决的社会问题,并用创新的方式解决,也就是在行业生态链中下蛋,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是,基金会也在倡导社会去关注这些问题,推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进来,就像我们现在一直在谈“公益+”一样。而且我们要走在问题的前面,要有敏锐的发现问题、发现解决方法的眼光,及时帮大家解决问题。

议题:如何看待给基金会贴标签的问题?

沈丹玺:我个人觉得贴标签不是一个坏事,因为从我的角度来说,标签是别人对我们的一个看法。我们被贴上了什么样的标签,也是反映了我们在做什么样的事情,给别人一种怎么样的情感影射。当然我更希望被贴上一个我在做什么事情、做什么探索这样的标签。无论是对基金会,还是对整个社会领域中的任何一个参与机构、组织、个人,这样的标签更有意义。我会给我们三一基金会贴三个标签。第一个标签,我们是小鸡。我们基金会还非常年轻,团队成员也都很年轻。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年轻所以我们一直在学习,而我们年轻,也意味着我们希望能够去做更多大胆创新的尝试,也是符合咱们论坛今天的主题,能够提出更多的创新和冒险。所以顺着这几个“鸡”的比喻,我们应该还是小鸡。第二个标签,我们是将要下蛋的小母鸡。关于下蛋不下蛋的问题,我觉得这个“蛋”是什么很重要。从社会大众的观感来说,这个“蛋”指的是经济价值,那我们的确没有下蛋。但社会价值也可以是个很重要的“蛋”,这样的“蛋”我们确实下了。第三个标签,鸡笼。我们要做资助型的基金会,要起到“孵化”的作用,如果说蛋是社会价值,下蛋的可以是社会组织,那么我们就要为下蛋的母鸡造一个好的鸡笼,给它提供很好的饲料,让它能够孵出更多的蛋。比起下不下蛋很重要,我觉得下什么蛋、怎么样把这个蛋孵出来,这两个问题更为重要。下什么蛋就是说我们怎么样寻找或支持到,对社会创新更有效的解决方法。怎么样孵这个蛋是说我们是用商业的方法孵这个蛋,还是探索其他的道路。

议题:社会变化对基金会有什么影响?

邓越:政策的变化对我们的一大影响就是,我们要从非公募转向公募,因为我们筹资的核心来自我们庞大的营销伙伴群体,而民政部界定这属于公募行为。当然这种转变对我们也有很多好处,我们的筹款对象其实是一个特定群体,而且也不是简单的筹钱,我们更在筹一份爱心,筹一份责任感,筹一个影响力。现在公益平台这么多,不少人反映很难相信一个平台的有效性。所以我们需要这个特定群体对我们有认同感,认为把钱交给我们“安利基金会”是最踏实的,我们会最科学最合理最行之有效把钱使用出去,产生最大化的效果。公募方式的转变可以帮助我们做好这件事。并且我们在支持项目上也是紧跟国家战略方向的,这两年国家一直在讲“精准扶贫”,所以我们深入到营养领域里的一个小缺口,开展了“春苗营养计划”。未来我们还打算深入到农民工这块,做一些能够帮助他们提高他们生产力的工作。

沈丹玺:我觉得过去几年还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新一代年轻人对公益态度的一种转变,大家愿意让公益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可以通过泛参与的方式推动社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大家会有一种好奇心,想要知道社会上有哪些问题,怎么样能够更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们基金会运作了3ESPACE的项目,倡导新公益的理念,让更多的年轻人找到更有趣好玩的方式来做公益。不管是以专业的方式、职业化的方式,还是以业余的方式、20%的时间来做这样的事情。如果说能够让社会大众去接受这样一个理念的话,我觉得从我们运作的3ESPACE来看,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吕全斌:以往很多企业和公益组织的生态都比较封闭,只在它的市场调研和售后服务两个环节接触客户。但是从小米开始,越来越多的组织都开始开放自己的生态系统,让每个环节都能有用户参与进来。许多基金会也开始变得更开放,在最初阶段就开始引导大家,激发大家的热情。可能随着社会发展变化,90后越来越多地拥有对生活更多的掌握权,越来越明白自己要什么,会追求自己的选择,公益看起来既能实现自我价值,又能帮助别人,是一种新的特别的生活方式,所以你提到了一个泛公益的概念。

议题:公益行业生态有什么可能性?

李海:回头看我们的公益行业,我发现相当多的一个现象是,一个机构面对它想解决的社会问题,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组织资源和方法来做,这主要是因为公益行业中能提供专业能力支持的机构特别少。所以我觉得应该有基金会出来做一些培养公益生态的事情,比如培养项目的筹款能力,优化财务管理,加强与政府的关系,不仅仅把重点放在项目本身,也要做些有个性的事,以资助的方式去引导、推动它们在某些方面的一些变化,以及机构的多样性和生产的多样性。

观众说

观众A:我觉得基金会应该能为人类发展试错,当政府、企业都在求贵的时候,基金会应该勇猛地去试错,帮他们找到一条更好的路。而不是天天想着如何去筹款,如何获得更多的捐赠人,如何把受困者的苦难现状包装成产品,提高自己的形象。

观众B:很多基金会在搞扶贫,我觉得物质贫困是表面现象,真正的贫困是内心。真正穷的人,穷的是观念和生活习惯,单靠捐款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所以扶贫一定要扶“心”,“心”的问题不解决,国家富起来,整个国家富起来以后也是垮的。所以咱们就都往前再看一步,别老盯着政府要干的扶贫的事,做一些能改变人心态和生活习惯的事,做更有效的扶贫。

编辑:王燕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