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4月28日

秘书长说 | 慈善法对非公募基金会意味着什么?
秘书长说 | 慈善法来了!非公募基金会怎么办?圆桌论坛(一)

上一篇

下一篇

秘书长说 | 慈善法来了!非公募基金会怎么办?圆桌论坛(二)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写在前面:

2016年4月24日下午,第八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CPFF8)第二期“秘书长说”在北京三一基金会·3ESPACE成功举办。

本期“秘书长说”主题为“慈善法来了!非公募基金会怎么办?”

本次主题沙龙分为“主题演讲”和“圆桌论坛”两个环节。

本文主要总结了圆桌论坛环节中,嘉宾围绕5个论题的看法。

圆桌论坛嘉宾简介:

马昕——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基金会管理处处长

彭艳妮——南都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

金锦萍——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高宝军——爱佑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

谭红波——点赞网社区创新部总监,北京负责人

郭力——百度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圆桌论坛的主要议题:

•关于公募资格新政策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关于慈善组织的认定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慈善信托对企业背景的非公募基金会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10%”对非公募基金会到底有没有影响?有多大影响?“管理成本”和“管理费用”的异同是什么?非公募基金会如何顺势优化自己的财务管理?

•关于与慈善组织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慈善信托对企业背景的非公募基金会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彭艳妮:这个我没有研究,但是我一直特别想问这方面的问题,对于这个慈善信托,因为我注意到很多比方说像国外的社区基金会里面有大量讲的专项基金,那这个慈善信托跟专项基金,除了那部分财产权被转移之外,其它的有什么区别吗?

金锦萍:其实这两者的区别还是有的,之前在美国的时候有可能涉及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基金会底下有公益专项基金,基金会自己做项目,便于双重管理;第二种是捐赠人有钱的时候很明确基金的设定,他确定的意愿,但具体的执行还是要经过理事会;第三是挂靠,就是团体的人都给他了,基金会给了一个外衣,这一般挂靠在公募基金会底下,主要是这个团体本身的,通过基金会本身来获得公募权。这三种情况,第三种情况特别像信托,但是实际上是消极信托,消极信托在信托法是无效的,因为名义上的基金会实际上没有履行受托人的义务,只是消极地合法地给你一个外衣,我们现在风险最大的第三种,出问题最多的也是第三种,就是挂靠式的。

马昕:我们也发现国外的很多慈善信托形成了专门的慈善组织,在欧洲很多基金会实际上是慈善信托的受托人,以后我们国家的慈善信托落地的话可能也会出现一批这样的组织,慈善信托跟慈善组织不是对立的,而是两种不同的财产关系。捐赠款对慈善组织来说自由度比较大,而信托的委托人有很大的权利,慈善组织更多的是履行受托人的义务和任务,与原来的定位是有差别的。

金锦萍:如果能够流动的话,这个也在变化更换受托人,所以现在很多人有关母体合作不愉快,母体说人走钱留下,那个说我人走钱也走,就是真的是人走钱留下,但是我们也看到时间过程中有一些基金会走了,钱走人也走,这是为什么?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所有的财产不管是权利,还有很多义务在上面,签了很多合同,所以从这个义务上人走钱也走,其实对于这个来说,否则这个钱留下的话,就意味着这个活也留下,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争什么争,你们不是所有慈善组织的管理人都是一个受托人,你是不能够慈善财产私人受益的,你争它干嘛,最终还是要把这个项目执行完,这是一个问题。

“10%”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管理成本”和“管理费用”的异同,非公募基金会如何顺势优化自己的财务管理?

现场提问:《慈善法》出台以后对基金会和《慈善法》有很大的触动,实际上把这个行业直接间接地击倒了,民政部让我们大家学习《慈善法》,但是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真正地细则还没有出来,并且非常规范的司法解释也没有出台,所以我们现在听到的比较权威的,像金教授比较权威人士的解释,剩下的都是我们个人的认识。我们想问一下马处长,下一步关于咱们的细则和司法解释,还有一些配套的措施有没有一些,我想宪法上可能压力很大,那有没有一个实施,对于基金会不管是公募的还是非公募的,刚才说不久的将来就改为公募基金会,也非常荣幸接到这个通知,对于这个基金会来说有一定的定夺。

马昕:有两本书,一是《慈善法学习问答》,二是《释义》,这两本书都是立法者写的,经过部门把关,马上会出版。相关的三个条例下一步都会修订,比例的问题会在9月1号以后开始执行;网络募捐、募捐资格认定和相关备案的管理也会在9月1日前出办法;举报、公开、年报制度计划在年底之前出台,信托也会出。   

另外其他的信息公开,年度报告制度,这个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我们过去叫年检,现在叫年报,这里面内涵很丰富,所以我们现在任务还真的是挺重的,但是信托也会出,信托可能也会有一个地方,就是如果慈善组织要搞信托,将来信托对人民银行允许开信托账户,是不可能把信托财产跟大家自己的账户钱混在一起,税收政策肯定会晚一点,但是税收有动作,会有一些单向的,到时候大家看吧,因为财政部门有要求,政策不出台之前,我们不能对外瞎讲,大家该呼吁的就呼吁。

彭艳妮:马处长说了该呼吁就呼吁,响应一下,税收政策希望你们呼吁一下,对于基金会,我们现在因为我们投资的受益是不能享受免税的优惠,我特别希望呼吁对于我们基金会投入能够免所得税,因为这个涉及到基金会资产投钱的,投资收益不能免税,我觉得要去设定它的情景,如果大家去做合理的选择,这个基金会做投资必须审慎,直接捐到相应的去做投资,它反正也没有免税优惠,这样对基金会发展很不利,如果可以激励更多的把财产捐赠到基金会,由基金会来管理,它的投资能够享受税收优惠,其实整个慈善的税相对于我们整体收入九牛一毛,比例非常小的,如果把这个政策对于基金会这一块有非常大的正面的影响。

关于与慈善组织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高宝军:税收优惠我有一个,因为大家说身份都关心到权利义务,权利义务很重要一个是税前扣除资格,另外一个是免税的问题,刚才艳妮提了一个投资收益的问题,现在我们《慈善法》只做了原则性的工作,那实际上就有一个衔接的问题,比如说现在作为我们基金会,我们免税资格五年一认定,我们现在已经拿到这个资格还在有效期之内,衔接到期以后,我不知道它是在法律上怎么会处理,是说要重新认定,你先联系,以后再做。

马昕:就是说新的政策大家在把这个,我也只是学习了以下文件,我觉得换汤不换药,可能程序上略微简化了一点,据我所知大家原来申请的免税资格,其实要申请好几次,免税资格申请一次,一直上报到北京市财政局去批,你捐赠每年还要申报免税收入,其实你又得申请,但是你有可能申请的最后落实的,实际上这个过程中审批牌照批的,因为你属于有条件的备案,不是说来了以后没条件,还要上到上面,我估计最后的解决方式是这样,就是形式上我们组织感受上略微简单一些。

郭力:我想问金教授和马处,对于境外外币进来捐赠这种免税以后会怎么考虑,境外的捐赠进来,比如说从美国来的钱想在美国免税或者在国内免税好像没说。

金锦萍:这个挺麻烦的,如果是美国,能不能涉及到美国法,它是美国的能不能所得税那是联邦数据,所以美国联邦它不会看你捐给一个境外组织,它倒不是一概否认,它会去看你捐的这个组织是否符合美国税法下50173条款的条件,所以有的时候我们有些基金会就想到美国的这些不通,而流到校友基金会,它往往在美国设立一个美国本地的基金会,然后让他们来解决,让他们去捐给美国这个基金会,保证在美国基金会是否符合50173条款那就解决他们当地的问题,然后在这个基金会跟国内的基金会接触友好型的组织,这里面我们应基金会要求,通过美国基金会美金资格的认定,它来要求你最后定向捐赠,这个组织要符合它的50173特征,因为我本身不是它地下这个来解决就没有问题了,但是如果从海外的捐赠要求税前抵扣,难度还挺大。

马昕:其实好多国外的企业都知道,所以他们在捐的时候,他们自己就会在本国找一个合作伙伴,捐轮椅的进行就找世界轮椅基金会,找它的很多,通过在跟国内的组织进行合作,捐药品的很多也是,先捐到美国的基金会,就是美国的基金会再捐进来。

金锦萍:所以百度基金会可以考虑在美国设立一个基金会。

郭力:比如说我们同一个自然人或者同一个公司,他同时在中国和境外都有收入,我基金会接受它的捐赠开的票据,它其实钱从美国进来,我再抵国内的税没问题。

金锦萍:这个涉及到中美的税收协定,因为很多能不能捐赠本身,因为中国有捐赠协议,所得税在哪个地方计算,你在捐是否在美国表现可以,你先了解税收协定基础上。

郭力:如果它在美国已经完税了,它拿出一部分捐到国内来,我既然美国已经交了税,我国内的就不交了。

金锦萍:而不是以国内的,所以其实你这个主体,因为你想对方在中国境内捐赠,中国境内这个企业能够获得税前抵扣,但是这个行为发生在国外,是国外的组织,所以很难把它计算在国内的行为上去,还是有困难。

彭艳妮:基金会目前投资收益是不能享受免税优惠的,那么对基金会资产扩大热情有很大影响,如果有相应的税收政策,会有利于很多捐赠人把财产捐赠到基金会进行投资运作,对慈善组织和基金会会有很大的正面影响的。

马昕:但是还得看它是不是国内的纳税主体,这个挺复杂的,当时河仁就是当时曹德旺捐的时候香港的企业,他在香港的企业捐进来,另外他还有一个香港纳完税之后再进来,按照捐赠视同销售他还是有一个税率,但是比那个25%这个税率要低,10%左右,不管你在国外怎么取得的,有可能不同的国家地区,税率有不一定的差别。

编辑:石敏诗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