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4月28日

秘书长说 | 慈善法来了!非公募基金会怎么办?圆桌论坛(二)

上一篇

下一篇

秘书长说 | 慈善法来了!非公募基金会怎么办?圆桌论坛(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写在前面:

2016年4月24日下午,第八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CPFF8)第二期“秘书长说”在北京三一基金会·3ESPACE成功举办。

本期“秘书长说”主题为“慈善法来了!非公募基金会怎么办?”

本次主题沙龙分为“主题演讲”和“圆桌论坛”两个环节。

本文主要总结了圆桌论坛环节中,嘉宾围绕5个论题的看法。

圆桌论坛嘉宾简介:

马昕——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基金会管理处处长

彭艳妮——南都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

金锦萍——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高宝军——爱佑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

谭红波——点赞网社区创新部总监,北京负责人

郭力——百度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圆桌论坛的主要议题:

•关于公募资格新政策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关于慈善组织的认定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慈善信托对企业背景的非公募基金会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10%”对非公募基金会到底有没有影响?有多大影响?“管理成本”和“管理费用”的异同是什么?非公募基金会如何顺势优化自己的财务管理?

•关于与慈善组织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公募资格新政策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金锦萍:我的观点主题演讲环节已讲过了,我认为获得公募资格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当然烫不烫手看你的手够不够铁掌,所以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来评估,因为它不光是公募资格获得的问题,背后还有一系列关于治理结构、信息公开、规范规则等诸多问题,这是我的观点。

马昕:放开公募资格,这是《慈善法》一个重大的创新和突破,也是回应大家一直以来的需求。比如爱佑慈善基金会,过去是以非公募形式注册的,但实际上越来越像公募基金会,我认为以后就可以申请了。

高宝军:很荣幸被马处点名爱佑,刚才金老师也讲到有一些地方注册的非公募基金会做了一些变更,爱佑当时履行了内部决策机制,认为我们一贯是这样,首先要遵守国家的规章制度,我们跟传统意义上非公募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所以在民政部提审转型公募的申请不幸被驳回。现在新的《慈善法》出台以后,爱佑会不会申请,我们并没有对这个做出决议,我们可能会在9月1日之前再汇总,如果有自然会跟大家通报。首先,从客观层面上来说,爱佑追求公益支出的效益,自己的公益支出其实是已经超过70%的,第二是信息公开方面,我们自认为还是做得不错的,包括各种信息公开的标准来考量,我们对自己也有这方面的需求。

谭红波:艳妮,你说说,之前你知道南都公益基金会最近做了战略调整,对于公募资格的放开,南都公益基金会有什么样的动力和想法?

彭艳妮:我们很关注慈善法出台之后后续的条例修改和配套制度的制定,因为这对整个行业会有很大的影响。南都基金会立足于行业发展为先。慈善法出台之后,现在的民间机构形式可能会面临洗牌。我们也知道很多基金会其实就是民非,很多民非组织也在纷纷尝试成为基金会,其实大家可以再多观察一下再选择自己要成为什么形式的机构。

郭力:我个人对公募权的放开也是期待好几年了,公募权过于集中有问题,比如很多项目想上线募款,需要先被公募来挑选认领,这个过程里有人为和主观的因素,就有可能产生不平等不公开,放开以后看看会不会有所好转。进一步的,被认领后想上捐赠平台,又涉及一轮挑选、优选、排序等等,也还有很多人为因素。而这次新慈善法规定以后开展互联网公募,"应当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统一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我想请教下,这是否意味着平台的准入牌照问题?如果一旦涉及或变相涉及,则有可能又导致某种集中、垄断和不平等。如果可以建言,那希望平台这部分也要开放,不然互联网公益有可能倒退。

马昕:其实现在慈善法有两处提到信息平台,23条提到的网络募捐平台,我们认为这些平台需要自己承担责任,是一个独立的主体,民政部门主要承担监管责任。民政部门也会有各级民政的信息平台,这个部分的责任主要在民政,这主要是政府信息公开,同时向慈善组织提供免费的信息公开平台。

现场提问:我想问一个问题,关于我们非公募基金会原始资金这一块的收入,原始资金《慈善法》规定我们可以进行保值增值的投资,想问一下我们从事的项目,是否购买一些骨干基金或者信托计划来进行保值增值,因为我相信好多的非公募基金会资金来源是非常特定的,我们是否可以有更加有效的资金保值增值的方式,我想这个问题问一下金锦萍教授,另外问一下郭力秘书长和彭艳妮秘书长和马昕处长。

金锦萍:不用那么多人吧,因为其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好像本来不是个问题,也就是你那个基金会管理可以表达一些合法安全有效,主要是《慈善法》里面有了一些具体的规定,有了一些限制,那些涉及到决策程序的问题,决策机构的三分之二以上,第二个限制如果捐赠人约定不得投资以及不能进行投资。 第三个你不得在你自己投资的实验里面兼职或者领取报酬,这一条我认为比较难操作,如果你没有兼职可能很难实现基金会投资企业,如果控股或者公司的控股权,这个是很麻烦的。

提问:投资会有风险,因为基金会亏了。

金锦萍:亏了,看你怎么亏了,它属于正常的商业风险,不涉及到个人风险。第二个亏了是因为你们理事没有尽到忠实义务,那很简单,理事先赔。

慈善组织的认定对非公募基金会的影响

马昕:我们除了制定办法现在基金会条例也在修订,社团条例也在修订,民非条例也在修订,可能民非条例略微晚几个月,在立法的过程中,人大也一直跟我们沟通,我们在立法的过程中,没有朝另一个方向走出去。当然这个法律出来之后,如果去抠条文字眼的时候,发现好像是可以那么解释,所以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不认为基金会将来成非慈善的基金会有什么好处。无论从监管,还是大家去获得自己的法律地位,保护自己的权利都没有什么好处,基金会认定为慈善组织本身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我们现有的基金会这个领域宗旨还是非常明确的。我倒是觉得能不能认定为慈善组织对民非是个很大的问题,虽然民非数量上挺多,如果将来有非公募基金会愿意转型成为民非,那么民非肯定也是属于领头的。《慈善法》留给我们最大的难题是对慈善服务做了很难解释的定义“自愿无偿服务和其它非营利服务”,什么叫其他非营利服务这是一个循环定义,这是我们的难点。

谭红波:马处给我们一个定心丸,从主管部门的意图来讲,基金会在认定慈善组织这个上面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和障碍,这也是很好的信息。

郭力:刚才马处提到了业务范围,我也没有学的太精,以后纯倡导型的基金会,现在做广告。第二个就是说因为我作为资金财务接收和捐赠之外,其实很多的业务范围是有些被迫捐赠和公司相关的,我是刚去做非公募的,我现在做公募了,我现在很困惑,好多事我也不知道怎么算,有些机构找我们,你给我推广一下,或者用百度流量或者我们开发了一个产品,比如盲人的产品,本来是可以商用的嘛,本来是可以变现的,但是我们把它捐出来了,但是这是公司开发出来的东西,然后基金会用来公益的用途,从财务、审计上对外的宣布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很大一部分。

马昕:你问的主要是技术的问题,从倡导上丝毫没有问题的,倡导本身就是属于公益慈善的一种方式,你说的这个有些服务能不能计价的问题,如果你不想计价,百度相当于提供了一个服务,你可以服务本身有一个流量方式,就是流量本身也是计量方式,也可以体现出来对外公布,如果想计价就看看这个流量本身有没有价格恩,可以作为百度捐赠的服务,捐赠给基金会,基金会再把它支出出去,这个是在账目上出现,这其实就是会计事务所规定的,但是这个服务质量问题为什么不能计价,因为质量服务工作时间以外提出的,不是工作时间,不是正式地工作,不是正式地劳动力的体现,所以无法计价,但是你们这个不是志愿服务的,是可计价的。包括很多基金会都实践过,像媒体捐的版面、时间,这都是可计价的,这个都可以转化为价值,价格。

 金锦萍:这个我要补充一点,就是看谁捐哪儿?说我给你捐50万元,不需要你基金会给我做任何宣传,但是我希望百度把我公司的名字排位往前提一提,或者说希望百度给我推广一下。你就是发现对价在里面,是唯一的捐赠额度,比如说同样的提一位两位值20万,它给捐了50万,这个对价这20万不应当算作捐赠它的领域,但是社会企业百度捐赠出来的,所以我们说非常微妙的,百度如果捐给你是可以的,百度捐是可以的,企业给你捐赠服务,这个服务你基金会拿到我把它出售出去,等于卖出去,这个是属于经营型活动,就是兑现,资产变型了,本来是使用的一种服务,可以市场价格的服务,或者我卖掉了,这个人给你的钱不是捐赠者,他是购买者。是合法的,但是会计上是不一样的。另外一种情况百度捐给我,我也捐出去了,那就是属于持平了。所以还涉及到百度给你的这些资源,你在你的资产构成里面怎么体现,有百度关联的关联资源存在,主要的发起人在我们公司,它现在又是主要捐赠人,到现在为止主要是捐助,只要他向你捐的部分不是交易部分,但是一旦有基金会资源向百度进行的时候就会形成关联交易,这时候你就考虑关连交易的规则和应用,还有一个在捐的时候计价主要涉及到税方面的抵扣问题,所以你一定有一个比较好的机制来确定它是公允市价,你别到时候给你捐了20万的服务,你给它开出100万的捐赠发票出去,这个就麻烦了,这个用基金会的方式来逃税。

郭力:目前来讲确实没有人说捐给我100万,让我去保证百度公司的流量,基本上是很多公益机构需要百度公司捐给他流量出去。

编辑:石敏诗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