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月09日

江苏峰会 | 王振耀:“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上』
江苏峰会 | 丘仲辉:新格局、新常态、新业态——《慈善法》实施后的基金会联动与创新

上一篇

下一篇

江苏峰会 | 王振耀:“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本文为王振耀院长在第八届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江苏主题论坛的主题演讲。本文为第二部分。

“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是哪些?

第一,社会价值开始逐步支撑经济的发展;

第二,社会政治成为生活主题;

第三,财富横流面临着治理和挑战;

第四,慈善界同样需要适应时代的发展实,实现重要转型。

我们先来现实发展格局社会服务、现代慈善和经济发展这三者之间的重合越来越大,我昨天看了一个网上的消息,2015年政府采购达21070.5万亿元,首次突破2万亿,占全国财政支出的12%,其中服务类采购3343.9亿元,占15.9%,增长72.9%。服务采购有一部分已经开始向公益慈善倾斜,政府、社会、市场,本来是分得越来越开,到了“善时代”,三者之间越来越重合。

 

我们再来看第二个格局,财富格局,之前卢德之先生一直提出的资本精神等理论和概念就一直在呼吁财富要共享,而不要共产。其实我们来看看这个图,大家一看就知道,财富分配趋于两极分化,占全球人口0.7%的百万富翁占有全球44%的财富,而69.8%的人(32.82亿人)个人财富总量只占全球2.9%。现在很多社会问题大家认为与这个结构有关系,但要注意的是我们千万不要再选择一次革命,最好是通过共享来解决面临的社会问题。

再看经济价值,这个时代善的经济价值来了,来了多少?美国一个研究机构研究出来,慈善能造就5%的GDP,5%的GDP不是小量。再看社会组织的开放,这10年差不多是增长了1倍,其中最重要的是非公募基金会,已经远远超过公募基金会1倍还要多,再看我们的捐赠,过去谁敢想一年的捐赠额在1000亿。我2005年当司长的时候提出来,2015年能不能干到500亿,大家都认为我精神不太正常,可是现在呢这就是个现实。现在我要再说我们会很快从1000亿向2000亿甚至3000亿进军了,大家一定要知道,又一个时代来了。

再看法律结构,《慈善法》已经规定什么是慈善财产。慈善财产这个概念非常重要,慈善从事业开始成为产业,性质已发生变化,《慈善法》已开始讨论慈善组织的投资问题。那意味着将来我们很多大的商业公司,世界五百强中,可能会有一些是我们中国的慈善公司。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格局跟原来的格局完全不一样了,从2016年开始,我认为中华文明通过慈善仅仅这一个载体,就要开始推动中国的社会变革,引领全世界的公益慈善发展,所以大家一定要明白我们肩负的使命。

我们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呢?

我们到哪一年才能创造5%左右的GDP呢?

大家注意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看看慈善的使命,其实很多慈善家在人类历史上其实是创造了很多文明企业,包括大学、医院甚至联合国的办公场所。其实三种价值在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重点,但是一定会反过来,包括社会事业和产业的提升,包括社会凝聚和社会发展。

慈善工作者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我们的挑战是应该如何应对资金、物流和志愿服务的三大方面,我们应该知道如何开发这些慈善资源,如何使慈善力量与社会事业的发展全面结合起来。

我们的机遇在哪儿?

机遇在于,用社会力量来全面促进社会事业的发展。我们如何能够让我们的行动,让我们的项目与社会需求相结合,例如与养老、儿童、残疾人服务结合起来,与社会福利企业,与精准扶贫结合起来。我们能不能开发善的需求,知道贫困人口的需求,知道社会服务的需求,也知道富裕人口的精神需求。我们能不能注意建立咨询服务系统,建立专业培训,建立一些国际国内合作的发展平台,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需要。

我们思考需要想的问题是,中国的“善时代”来了,我们能够像市场经济,像中国的民营企业和国营企业的领导人那样,创造再一个人类的奇迹吗?

编辑:李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