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月07日

江苏峰会 | 善时代开启——中国公益行业的新想象与新挑战
江苏峰会 | 王振耀:“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下』

上一篇

下一篇

江苏峰会 | 王振耀:“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上』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本文为王振耀院长在第八届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江苏主题论坛的主题演讲。本文呈现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演讲内容将于本周五发送,欢迎届时关注。

非常高兴来到南京参加这次论坛,其实我第一印象是,北京、深圳非常活跃的形成一种极致型的联系,在全世界都产生了影响力,我非常惊讶地发现南京其实静悄悄的已经在大力发展推动公益慈善,特别是在非公募基金会这一块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非常大的、结构性的引领全国发展的地方。

全国各地今天有这么多人聚集在南京,说明南京凝聚整个公益慈善发展的势能在全国是非常突出的。过去在政府工作时推动过公益慈善在南京的发展,但是没有想到南京做得这么好,我觉得这是中国的希望。由此南京的发展,不仅仅是推动华东,可能对整个中国乃至于世界的公益慈善产生很重要的影响,不要小看现在这样一个结果,我的研究发现,结构性的优势是真正的优势,单点优势可能走不远,但是如果说是在一个良性的政府与民间相互支持的环境中,公募组织、非公募组织、专家、企业家各方面能够凝聚在一起,大家能够宽容地讨论问题,产生的势能是别的任何一个单个组织都不可比拟的。

谈我的观点之前,我特别高兴,特别激动,我觉得南京可能是中国省会城市中一个正在升起的最重要的新星,这一点我可以看到。

我今天跟大家谈的,就是“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我想谈四个方面的问题,这是我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和思考得出一些想法。

第一,中国进入到了“善时代”,这个“善时代”是由《慈善法》开辟出来的。

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现今正处在一个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甚至是人类全球公益慈善界发展的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是由《慈善法》凝聚而来,是以《慈善法》为标志开始拓展开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今年,善的社会与经济价值的逻辑基础通过法律形式开始奠定下来,这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点。慈善法的十大突破,我觉得这里面大家可能都一定非常详细地了解,或者说从小慈善到大慈善,包括慈善组织的组织形式,现在都开始变了。包括大家都知道的没有了公募基金会和非公募基金会之分等等。在此特别提醒大家的是,一定要注意最后一条中华慈善日,为什么选择9月5日而不是3月6日的学雷锋日,因为联合国将9月5日确定为国际慈善日,这说明中国慈善事业是与世界结合的,所以大家一定得知道这个慈善法是一部具有国际眼光的法律。

《慈善法》的出台同时是一场慈善伦理的改变,我们所有做公益慈善的人都要意识到,我们原来的伦理其实是非常陈旧的,不要看咱们都在做慈善,但是咱们思维的方式不能停留在过去,因为我们过去倡导的是替天行道的伦理,是私德的伦理,这样的伦理在长期作为社会基础。这一次慈善法特别提出,慈善也要守法,做好事也要依法,这是最实质性的突破。《慈善法》现在是一致倡导和努力规范的,恰恰是一场公共伦理的革命,会为其他的领域——包括我们的社会行为和公共管理带来一场革命。所以我觉得《慈善法》的价值,特别是社会价值还远远没有释放出来,下一步,中华民族性格都会因为这部法而重塑,让我们知道应如何承担社会责任。

为什么一定要说是“善时代”呢?这部法就和1993年出台的《公司法》一样,大家想想《公司法》公布的时候,我们都认为公司一定是国有的、一定是有很多员工的、一定是严肃的,个人怎么可以办公司呢?但是经过这23年来,我们所处的时代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全民都可以办公司。全民办公司释放出来了什么样的能量?中国制造从1992年在全世界所占的一点点份额,到了现在遍布全球。中华民族的商业智慧,通过《公司法》得到凝聚,得到保护,得到拓展。《慈善法》出台后,我个人非常乐观地估计,再过23年可能我们的慈善事业也将遍布全球,慈善项目遍布全球。这部法开创了一个时代,我们就是这个时代的开拓者和见证人。

第二,为什么我们说“善时代”?

其实“善时代”有一个基础,就是善经济体开始出现了,人类文明要走向重大的转折,而这个转折就是从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开始,达到这样一个发展水平,现阶段人类文明的价值开始得到改变。我们看世界经济发展的水平,转折点是2011年,在此之前,全世界人均GDP只有5300美元,但是到了2011年,全球GDP达到70万亿美元,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之后一直没有下降,并维持在1万美元以上,2015年联合国跟世界银行的数字还没有出来,我相信还是在1万美元以上。人类连续5年稳步进入了人均GDP1万美元的时代。

我对于世界GDP总量和世界人均GDP做了一个比较性的分析,我们发现这两个数据的发展都呈现出比较陡峭的曲线,说明发展速度非常快,人口的发展并没有出现大起大落。恰恰在这10年,人类的财富生产跑过了人口生产,原来是人口生产和财富生产大体上有一个比例,这一次这10年跑过了,世界GDP总量增长了1倍,人口没有增长1倍。一旦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人类整个经济生产开始逐渐进入平缓阶段。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10年恰恰是中国进入到了WTO的十年,中国进入WTO后,人类的财富生产改变了原来的增长速度与增长规模,这是一个不得了的事件。我们知道,按照世界银行的衡量标准,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是公认的从发展中状态进入发达状态的标线。全球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标志着我们进入了发达地球的时代,促成了国家发展形态甚至人类文明开始发生比较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不得了。


你说这些钱有什么意思?最简单的变化就是——你生产的东西,你用不了了,消费不动。生产的东西多到了你吃也吃不完,用也用不完。大家知道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感受很深,1992年以前,我们很多东西都需要票证,吃饭要粮票,买个自行车买个什么东西都要票,那是一个短缺经济的时代。而当人均GDP到了1万美元,从全球而言我们进入到了一个过剩阶段,经济体量、经济的速度、生产力的水平,达到了这样一个转折点,过去只解决了有和没有、多和少的问题,而到了现在这个这个阶段,要想到好则更好,这对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再加上我们所处的信息时代,你如果不好,大家知道一夜之间,或者几天之内所有产品都要下架,媒体传播某个企业有污染,立即这个企业就要整改甚至破产,正是在一个这样的时代,对我们做慈善的需要注意什么?我们要发现在过去当经济发展水平低的时候,我们的心是长在胃上的,因为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所有的人见面都是讨论吃,吃一顿是不得了的事。现在心开始离开胃,在中华民族的发展进程中是不得了的阶段。心离开了胃怎么还行,原来三顿饭还行,现在用什么安心?这就是一个时代最大的挑战,给我们所有从事慈善界、包括社会工作、甚至国家很多体制性的安排都需要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世界财富从量到质的变化。

我们再看一下中国。我们总能听到一些言论说全世界都在压抑我们,有些媒体也经常说世界这个也不让我们起飞,那个也不让我们起飞,想压制我们。然后我们放眼世界,全世界都在讨论的是中国将要成为老大,那要观察观察这个老大表现怎么样?我们知道,2010年中国就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目前,在世界500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0种产品产量位居全球第一位。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这220种产品中很多产品的产量占到了全世界的40%~50%,甚至有的占到了极高的80%。

大家知道中国生产全世界产品的80%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世界范围内很多类似的企业垮了。我们正在引领的不仅是实体经济,再看出口额,2015年,中国出口额为2.27万亿美元,占全球14%,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国。所以即使有一些民族情绪,一旦受到抵制的时候,中央会立即采取措施,全世界很快就会理解,不会发生很大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全世界都在用中国的产品。这个数据大家都知道,2015年中国的GDP已经达到67万亿元,人均GDP达到8千美元,财政收入是15万亿元。再看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地方有多少?10个省,而江苏是排在了天津、北京、上海之后的第四位,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

再看这些发展态势,其中三个大的直辖市,已经逐步向人均GDP2万美元开始迈进,深圳已经超过2万美元了,这就是发展的一个基础,这个基础大家说与公益慈善有关系吗?很有关系。发展到这个阶段,这是一个善经济,大家都追求好,善经济不仅仅是好,更重要的是经济构成,第三产业占70%,产业形态不是像过去那样只有出力出汗才会生产出吃的喝的,现在是旅游可以成为支柱产业,速度也降下来了。李克强总理说的,国民生产总值中现在已经50%以上是服务业,首次占了半壁江山,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超过了66%。大家看第三产业在中国,也开始崛起,而且一定要有,在座的我们就是第三产业的成员。

“善时代”很重要是以“善经济”为基础。在这个时代之中我们的思维逻辑也开始发生改变,原来我们以为中国一旦富裕起来什么事都好办,现在我们突然发现,即使富裕起来好多事还是很难办。例如雾霾、污染等等,在这些社会问题面前,为了社会价值,我们开始让渡经济价值。如果在15年前或是10年前说这样的话可能会遭到全民的怒斥,但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公共行为,大家觉得很自然,很欢迎。所以我觉得善经济这个逻辑,促成的“善时代”是和我们过去例如5年前是很不一样的一个时代。

“善时代”的社会发展新格局是哪些?

第一,社会价值开始逐步支撑经济的发展;

第二,社会政治成为生活主题;

第三,财富横流面临着治理和挑战;

第四,慈善界同样需要适应时代的发展实,实现重要转型。




编辑:李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