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20日

社区基金会 | 饶锦兴:说给社区基金会的三点真心话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区基金会 | 终于等到Lilly Endowment,培育社区基金会必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支持型社会组织是社会组织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近十年来,各级各地政府纷纷建立各类社会组织孵化平台,以每年几百万元的投入引入支持型社会组织支持本地公益发展。最近两年来,财务、法律、传播、志愿者管理等诸多专业性公益支持机构迅速发展,社会组织发展的生态环境逐步完善。各类支持型社会组织究竟运作地如何,存在哪些问题和困难,不妨听听相关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的心声。上世纪八十年代,印第安纳仅有五家活跃的社区基金会。从1990年开始,礼来基金会(Lilly Endowment)发起了支持印第安纳社区基金会成长的项目“Giving Indiana Funds for Tomorrow”,简称GIFT Initiative。



经过27年的运作,印第安纳已拥有94家社区基金会及分支,遍布92个郡。这一成就,离不开印第安纳居民自治和社区参与的传统,也离不开礼来基金会精心的顶层设计。礼来一开始就把社区基金会定义为长期项目,在项目开始之时,就决定至少陪伴社区基金会成长十五年。礼来认为,基金会的成长和社区公信力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强调短期成效,反而会揠苗助长。

在80年代礼来基金会筹备这个项目的时候,没有得到美国业界的广泛支持。当时不少人们认为,社区基金会的成功需要25万以上人口和相应的财富基础,绝大多数发展良好的社区基金会是在大城市。但是,印第安纳主要是乡村地区,一个郡也就三四万人口,地广人稀。所以,不少人认为,印第安纳不具备社区基金会生长的土壤。但是,礼来基金会的项目改变了人们的看法,虽然从自然过程来讲,社区基金会在大城市更容易发育,但是,只要有优秀的顶层设计和技术支持,社区基金会可能在小城镇和乡村地区生长,并最终实现自给自足。印第安纳社区基金会的发展,礼来巨额的资金投入功不可没,但更重要的是精心设计的资助策略、技术支持及社区基金会间的互助网络,礼来不仅支持社区基金会建立本金,还支持基金会的能力建设,包括资助基金会的战略规划和自我评估。

本案例介绍了该项目筹备和实施前五年(1990-1995)的情况,本文认为,礼来的扶植方式——配套资金(challenge grant)、技术支持(technical assistance)对国内社区基金会的培育,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项目的前期筹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礼来基金会正积极考虑扩大资助规模和范围,直接原因是美国的税法规定私募基金会(private foundation)每年需要支出净资产的5%。礼来公司的股票在80年代飞涨,带来基金会资产的激增,基金会必须要增加资助额才能免于惩罚性税收。同时,礼来基金会也面临来自印第安纳慈善界的压力。长期以来,礼来的资助局限于州府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及附近地区,范围较小,覆盖印州势在必行。在思索新的资助方向时,基金会收到了接近一百个提议,但最终敲定了社区基金会项目。在1990年公开发布这个项目之前,礼来基金会的副秘书长CharlesJohnson为此筹备了五年。Charles Johnson认为,礼来与其花费大量时间财力自己筛选、评估资助机构,不如在各地培养合作伙伴,而社区基金会是私募基金会完美的合作伙伴:社区基金会根植于本地,比私募基金更了解本地需求和本地机构。

礼来基金会的秘书长,前副州长John Mutz支持了CharlesJohnson的想法。他的从政经验使他相信,在应对社会危机时,地方必须拥有充足的资源和财富,而社区基金会是将财富留在本地的重要机制。印第安纳社区能够接受遗产捐赠的慈善机构很少,而社区基金会传统上瞄准人们的遗赠,并通过运作保本基金(endowment)让遗赠福泽后人。更重要的是,作为跨界合作的平台,社区基金会培育了社区领导力。社区基金会的概念虽然美妙,但是印第安纳州是否具备社区基金会成长的土壤?礼来基金会的组织能力是否足够?这都是Charles Johnson在设计项目时思考的问题。

当时,社区基金会全国行业协会“基金会理事会”(Council on Foundations)联合莫特、福特等大基金会,在全国推动社区基金会,Charles Johnson鼓励礼来通过资助参与到基金会理事会的工作中,进而与业界建立联系。不过,很多业内人士不看好礼来的项目,理由是印第安纳州地广人稀,不具备社区基金会发展的人口基数和财富水平。在全国行业协会的遭遇让Charles Johnson感到失望,但他依旧相信印第安纳社区的潜力和礼来基金会的能力。当时,印州的一家基金会Ball Brothers Foundation在不到八万人的Muncie市扶持社区基金会,成功在五年内募到五百万美元,这一成就增强了CharlesJohnson的信心。1988年,Charles Johnson开始了一轮实验,在印第安纳州的几个郡推行社区基金会理念,并尝试创立社区基金会。不过,这个实验并没有获得成功,原因之一是礼来聘请的咨询专家不合适。该专家专注于草根慈善,而自上而下成立社区基金会,往往需要首先动员当地有权势、威望和财富的阶层。尽管如此,印第安纳社区仍对社区基金会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同时,Charles Johnson意识到,一个合适的专家对项目成功至关重要。印第安纳州没有社区基金会的顶尖专家,Charles Johnson于是在全国范围内物色人选。最终Charles Johnson决定聘请HelenMonroe为礼来社区基金会项目的首席专家,她的丰富经验是她能够胜任的重要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她的理念与尊重本地智慧的礼来基金会更加契合。另外,礼来还聘请了一位在州政府工作多年、了解印第安纳人脉的女士Nancy DiLaura协助项目的推广宣传。她负责把这一消息告知印第安纳各地的政治领袖、商人团体和社区领袖,她知道哪些人可能对这一消息感兴趣,也了解哪些人适合筹备社区基金会,这对社区基金会理念的传播和落地至关重要。

礼来的扶植策略

社区基金会的长远发展,最终要依靠地方的热情和能力。如果社区有人愿意发起基金会,礼来便会派专家团与发起人见面,介绍社区基金会理念。这一切都建立在社区自主自愿的基础上。礼来对社区基金会的扶植有两个策略,一是配套资金,二是技术支持。配套资金的拨付由礼来基金会负责。技术支持团队没有放在礼来基金会,而放在印第安纳慈善组织行业协会“印第安纳捐赠者联盟”(Indiana Donors Alliance)内。之所以不把技术支持放在礼来基金会,有两方面的考虑。

第一,礼来基金会有最小化行政成本的传统,因此不希望在基金会内设立项目办公室;

第二,Charles Johnson认为,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当印第安纳的社区基金会发展成熟,礼来将终止技术支持服务,而行业协会将替代礼来基金会,通过互帮互助的形式,为社区基金会提供技术支持。

社区基金会领域终要离开礼来的襁褓,依靠自己的力量寻找资源、解决问题。本部分将详细介绍礼来配套资助和技术支持的设计思路。

1. 挑战性配套资金

“挑战性配套资助”(challenge grants)是扶持社区基金会的传统方式,之所以是“挑战型”,是因为如果社区基金会在一定时间期限内的募款达不到标准,礼来就不会提供配套资金。这种方式对社区基金会的募款能力提出了要求,淘汰了能力不足的基金会。正因为这样的“挑战”,发起人才会慎重考虑是否成立社区基金会,也迫使基金会扩大覆盖区域,以拥有足够的人口和财富基数。从1990年到1995年,礼来提供的配套资助主要有三类。第一类用于支持基金会的资本积累,帮助他们成功积累三百万到五百万美元的永久性捐赠基金——这个数字并不是凭空而来。如果一个社区基金会有超过三百万美元资产,对于一个几万人口的地区,基金会将成为当地最大的资助者,产生足够大的社会影响力。资本积累金的配套比例是1:2,即社区基金会筹2美元,礼来提供1美元配套,最低申请额度是50万美元,最高170万美元,时限3-5年。最低50万美元的申请额度意味着,社区基金会至少要筹集100万美元,加上配套资金,总计150万美元,这是社区基金会能够生存的底线。第二类配套资助用于社区基金会的运营开支。一个社区基金会至少要有一名兼职秘书长、一个办公室(可以和其他组织共用)和一部专用电话,否则该基金会很难具备最基本的募款和管理能力。

最后,礼来为社区基金会提供1:2的项目经费的配套。这基于三点考虑:第一,礼来希望社区基金会从一开始就培养资助的能力;第二,通过资助,社区基金会可以与当地其他慈善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避免不必要的竞争;第三,资助有利于提升基金会的影响力和公信力,对募款帮助很大。

2. 技术支持

礼来资助了社区基金会技术支持办公室,为社区基金会提供了多种多样的支持服务,这些服务包括:

  • 一对一的技术咨询。专家团队将亲临社区基金会,与理事会成员、秘书长、捐赠人等利益相关者座谈。因为各地环境不同,这种个性化的咨询服务对因地制宜的社区基金会非常必要。组织各类工作坊对基金会秘书长、理事和其他工作人员进行培训。

  • 培训按照社区基金会的发展规律循序渐进。

  • 编写社区基金会教材。

  • 法律援助。技术支持办公室与一家大律所签订了协议,让他们协助社区基金会完成成立、运作所需的法律程序。美国法律服务需要支付高昂的费用,而印第安纳社区基金会可以通过技术支持办公室免费获得这些服务,极大节约了成本。

  • 与会计师事务所签订协议。

  • 为社区基金会提供财务人员培训。

  • 采集数据。建立各社区基金会的档案,追踪资产、捐赠、资助等数据。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技术支持办公室推动了社区基金会行业网络的建立。他们把印第安纳州划为六个片区,鼓励每个片区的社区基金会进行经常性的交流,礼来技术支持办公室也根据社区基金会需要,及时调整扶持策略。

结语

支持社区基金会绝非一朝一夕,组织的生长成熟需要时间,礼来的耐心、大力投入和精心设计,保证了项目的成功。不过,礼来基金会的理念在美国基金会业界并非主流,并不是所有基金会都像礼来那样相信“本地智慧”——他们会更多介入资助者的决策,使用严格的评估指标。礼来的做法赋予资助者更多自主性。但是,关于礼来社区基金会项目的争议仍然存在,主要集中在三点。第一点,在2-3万人的社区建立基金会是否有效。虽然小社区基金会有贴近本地社区的优点,但是因为财富和人口基础有限,一些基金会的行政开支捉襟见肘。仅有的1-2名全职工作人员将精力放在日常管理和运作,而没有多余的时间做社区调研,设计优质项目。如果几家小社区基金会合并,也许会节约行政成本,让基金会的运作更有效率。第二点,礼来给了地方很大的自主性,资助的发放也不以绩效为标准,这导致一些社区基金会没有压力和动力提升服务质量,发挥更大影响力。第三点,印第安纳社区基金会多以镇(county)为基础构建,但因时代变化,行政区划不再成为人们内心所认同的社区。一些社区基金会面临居民社区感淡薄,社区凝聚力弱等问题,这也给基金会筹款、招募志愿者、改善社区治理带来挑战。


作者:王筱昀   编辑:王燕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