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

美通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中国互联网慈善》报告
人民网: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 2016年会在上海举行!

上一篇

下一篇

公益慈善学园:“母鸡”论坛——新格局下中国互联网慈善的新想象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2016年11月22-23日,第八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2016年会在上海召开,本次年会以“新格局新想象”为主题,旨在十三五开局之年与《慈善法》和新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之际,探讨中国基金会面临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公益慈善学园作为论坛支持媒体参会,深入各个主论坛、平行论坛与媒体群访,与各界人士一起探讨基金会的未来 。

互联网慈善在中国,作为平行论坛的主题之一,引发对移动互联网带来全新变革的新想象。论坛首先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分享对此主题的研究,随后精彩的圆桌对话围绕此主题展开,参与嘉宾包括来自民政部社会管理局、腾讯公益、中国公益研究院以及NGO2.0的负责人。论坛的讨论较透彻地解析了以下几个议题。


平行论坛:互联网慈善在中国 现场


在新格局下,慈善为什么必须与互联网“手牵手”

一. 人人可慈善

参与功能是互联网的基本属性 ,它能跨越地域、时间和资源的限制,提供更便捷的传播和筹款模式。中国有9.8亿互联网用户,通过互联网的连接, 打破参与慈善的门槛, 形成人人可慈善的规模效应,对于慈善组织和社会本身有着重大的意义。民政部的刘振国局长提到中国的捐赠格局时说,在中国,公众慈善只占20%,企业机构慈善约占80%,这个比例与美国恰恰相反。可见,公众的力量仍然处于萌芽迸发的状态 。 在《慈善法》将公募权利从原有的仅限于公募机构扩大到公共利益筹款的个人、团体及非公募机构的背景下,更多的组织或项目将需要面对公众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支付、社交、社群)以及在线募捐平台的发展,互联网慈善有着促进公众社会参与的巨大潜力,这不仅将改变中国的捐赠格局,全面提升慈善组织的募款能力,而且能使公益的影响力和覆盖面成倍放大。


中国扶贫基金会王行最先生对论坛的总结发言


二.公开与问责

互联网是信息公开的重要手段,且具备成本低、传播速度快的特点。《慈善法》和相关法规对信息披露的要求将加强互联网慈善事业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同时也意味着基金会需要提升机构的专业性和信息化水平。 基金会通过互联网平台披露项目信息,同时公众与其他监管部门对项目进行监督与传播,这样透明公开的问责机制将推动慈善公益项目的专业化和整个行业生态的健康发展。

中国扶贫基金会王行最先生对论坛的总结发言


腾讯公益是怎么做的?

07年注册成立的腾讯基金会,是中国第一家由互联网企业发起的公益基金会。秉承着“人人可公益的创联者”的理念,基金会正致力于创建三个“联接”。

一. 联接公众:公众做主动式参与式的慈善

人与人最温暖的联接应该是主动的,由用户自主决定要支持的项目,并参与反馈是腾讯公益平台的特点。与传统平台不同的是,公众在腾讯公益的平台担任着多元的角色:志愿者,传播者与监督者,公众多元的参与角色正好切合公益生态健康发展对资源、传播和监督的需求。在今年的99公益日,腾讯公益联接677万人次3.05亿的公众募捐,腾讯策划公益日时思考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让人们能关注公益?节日的情绪促进传播,互联网与公益的融合引入规模化的资源,朗朗上口的99与公益要长长久久的理念表明公众对于项目长期关注监督的诉求,或许都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二.联接企业伙伴:实现个性化的公益

腾讯正在开发推广实现企业个性化公益需求的公益组件,如电子捐款箱和为公益发声,联接300位顶级企业家发布公益主张。以99公益日为例,1.01亿的善款来自100多个爱心企业的配捐,这些捐款不仅是对公益项目的支持,同时也是对公益生态的支持。

三.联接公益伙伴:营造自我成长的空间

腾讯公益的孙懿女士称99公益日真正的主角是公益伙伴。腾讯公益平台为公益伙伴营造了一个自我成长的空间,项目进展的披露将会促进项目管理的标准化,公益伙伴与用户的互动反馈也将帮助公益伙伴不断进行自我进化,提升专业度。

中国扶贫基金会王行最先生对论坛的总结发言

除了三个联接之外,腾讯公益将致力于推动公益项目的透明化和信息公开。 腾讯将帮助公益伙伴跟公众说清楚项目,通过主动披露机制,赢得公众的信任。因此,腾讯将提升自身产品,要求公益伙伴披露更详尽的项目信息,包含财务、对受益人的影响和效果,以更满足公众对于项目信息披露的需求。孙懿说:“通过用户调研,我们发现公众对于公益品牌的认知很弱,只有被真诚的项目打动,因此公益伙伴要赢得民心,必须从项目入手,做披露越好的项目越能筹到钱。”这或许预示着,老牌的大机构或许在互联网慈善的战役中不一定能占到优势,而具备创意的好项目才能抓住互联网变革中的契机。



互联网是不是一把双刃剑?

针对去年99公益日的善款利用,有文章指出10%的项目没有项目进展,犀利的文章标题引发公众热议。孙懿回应道:腾讯并不是强制的披露平台,因此有的个人项目并没有披露项目进展。腾讯的平台倡导公益伙伴主动披露项目进展,做低成本、更有效、有价值的披露,而不是强制式的。由于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快,范围大,公众很容易被不同角度的观点所迷惑或误导。而公众的信任是脆弱的,如何引导公众正确地理解公益而不是误解公益,在互联网时代变得更加重要。而项目披露本身也是难点重重,例如多源头资金支持的项目该如何披露财务信息。针对目前公益丑闻传播速度快,负面效果显著,而好事无人关注的局面,公益伙伴在专注自身专业化的同时,还需建立规范的项目披露流程,思考有效的传播方法以及维护公众关系的方式。

互联网慈善能否打破城乡分化、阶层固化?

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李小云在本次论坛上谈到如何让公益文化跨阶层的问题。面对目前公益参与者偏精英化的状态,以及中国城乡分化,阶层固化的社会现实,中国公益研究院的程芬女士认为互联网能帮助人们看到看不见的世界,每个人在互联网上都有平等地获取信息的权利,这是一种赋权的方式,具备了去精英化、去中心化的属性。一个典型的例子来自一款叫“路人甲”的互联网公益app产品,以10元为单位进行小额捐款,降低了公众参与公益的门槛,体现了互联网和公益公平、平等的精神。创始人韩靖说:“中国确实需要一掷千金的慈善家,但更需要为数众多的上千万的10块钱的慈善家。”人人可公益,人人可慈善的口号本身充满着对互联网打破城乡和阶级限制的期待。然而,中国仍然有很多人缺少参与互联网慈善平台的机会或意愿,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而如何让人们能关注公益、培养和逐步推广网络捐赠和公益文化才是这个问题的核心。

思考

本届论坛对于互联网慈善的探讨主要以捐赠体系为聚焦,信息披露和透明度为核心,然而项目进展信息的公开只是问责循环的第一步,在这一步公众能够在互联网上监督项目运行、效果和影响力。还有第二步,通过有效地反馈机制公众对项目进行反馈和评估。以及第三步,公众的声音或行动促进影响项目的优化。在第二步和第三步中,公众捐赠者需要更主动地理解并思考,甚至参与项目,同时慈善组织需要有开放的心态倾听公众的反馈、通过解释帮助公众更好地理解项目,并通过反馈不断改进项目,形成良性的循环。


改编自Heeks & Seo-Zindy(2013)Accountability Cycle

此外,中国互联网慈善的想象似乎不应止于这些。在UNDP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慈善》中指出,互联网慈善捐赠体系可能被过度强调了,而互联网慈善信息体系和评估体系的建设也是中国互联网慈善事业发展所必需的。例如,公益慈善学园通过新媒体的方式传播公益慈善研究,是互联网慈善信息体系建设的典型案例,它以教育和信息透明度为导向,建立强大的公益慈善研究学术智库和社群,通过微信公众号快速广泛成本低的传播优势分享有热度、走内心、服务型、实用性的原创公益研究,激发行业内外人士对公益慈善的思考和创新。另外,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也可能为公益慈善事业带来新的创新点。互联网和新技术无疑为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些工具,引发了新的思维,创造了更多的契机,但同时对公益慈善机构的专业性、信息化水平以及驾驭工具的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参考文献

【1】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6年), 《中国互联网慈善》。

【2】唐雅丽,(2016年),慈善学人|公益创业案例:互联网下的公益捐赠模式创新, 公益慈善学园。

【3】史雪梅, (2015年), 汇议|公益慈善学园第十二期沙龙简报:公益机构如何玩转新媒体。

【4】Heeks, R. & Seo-Zindy, R. (2013) ICTs and Social Movements Under Authoritarian Regimes: An Actor-Network Perspective, IDPM Development Informatics Working Paper no.51,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UK.


来源:公益慈善学园 作者:王旻 编辑:洪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