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5日

公益大爆炸:余音绕场:非公募基金会论坛上的草根公益之声
人民政协报:公募还是非公募,基金会何去何从?

上一篇

下一篇

国际金融报:社会企业怎么做普惠金融?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方法一:让贷款人组成五人小组,相互担保。”村民自己最清楚谁的信誉好、谁的不好,这形成了天然的风险规避机制“

方法二:把贷款额做小,并细化拆分、整贷零还。”

在上个月于乌镇召开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著名创投人、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表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的让其最值得骄傲的公司之一,就是小额信贷社会企业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和农信”),并透露,该公司将很快获得中国超级互联网巨头的战略投资。到底是什么样的魅力令沈南鹏对中和农信赞不绝口?为了一探究竟,《国际金融报》几经辗转联系到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中和农信董事长王行最。他首先对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中和农信的风险贷款率从未超过1%,2016年预计为38万人提供60亿元贷款,而贷款者几乎全是无法从银行贷款的贫困人口。

根据中和农信的官网介绍,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农村小额信贷的社会企业。其目标是通过无需抵押,上门服务的小额信贷方式支持贫困地区中低收入家庭开展创收性活动,同时还提供多种形式的非金融服务,全面提升客户的综合能力,从而实现可持续脱贫致富。按照沈南鹏的说法:“中国有很多小额贷款企业,但这家很不一样,他们一直深耕农村草根金融,服务的对象93%以上是农村家庭妇女,既扶贫又扶志,是中国普惠金融领域领先的社会企业。” 

而在近日举行的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上,与会方认为,随着社会转型的深化和新技术的发展,公益事业出现了大量的创新,比如社会企业、公益创投等一系列新的实践,而这些创新将带给公益事业更多想象。为了表彰这些以创新的商业模式、大规模系统化地解决中国面临的主要社会问题的企业,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联盟)还发起了中国社会企业奖评选活动。

  业务年增最高五成

  王行最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2015年,中和农信目前在224个县(80%为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共为31万贫困人口提供了41亿元贷款。2016年预计为38万人提供60亿元贷款。38万是指实际贷款的个人,若按其家庭来算,则相当于一年帮助上百万人。”在输出资金的同时,中和农信还实现了自我造血,不但有微利,还能独立、持续提供金融服务。“(我们的)业务年增长率高达40%-50%。”王行最说。

良好的前景也在吸引商业投资人进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工商系统获悉,沈南鹏曾是中和农信的副董事长,目前仍是中和农信的主要股东。沈南鹏说,“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过去11年在中国投资了300多家企业,很多都得到了优良的回报,有多家企业市值高达百亿美元,但我们认为,社会资本不能只关心投资回报,还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工商系统查询到,目前中和农信有三大股东:一是社团法人性质的中国扶贫基金会,另外两家是国际金融公司(IFC),以及Multi Ace Limited。王行最强调,“对于合作伙伴的选择,首先,其目标是协助难以融资的贫困人口融资,其次才是追求商业利润。”

  12%的贷款利率

  实际上,中和农信贷款利率并不低:综合后贷款利率约12%,即贷款1万元,利息1200元。而目前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在5%以下。对于利率高的问题,王行最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不能单纯只比较利率,因为中和农信服务的是传统金融机构忽略的人群,资金成本、操作成本都不低。“首先,中和农信自己融资需要成本,利率约6%;其次,放贷时深入偏远农村调研和服务的成本和行政成本,约占贷款资金的7%,二者相加,成本难以低于12%。但我们因为有一些优惠的资金,使融资和操作综合成本降下来,让我们还可以有薄利,保证机构的可持续运营。”王行最说。

  那么,如何寻找最低成本的资金?由于中国《储蓄管理条例》规定,除储蓄机构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办理储蓄业务,因此,中和农信不能直接吸纳公民储蓄,只能向其他金融机构融资。王行最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中和农信融资渠道有二:向银行批量贷款,利率一般是贷款基准利率上浮10%,一般都高于6%;第二种是把资金进行资产证券化处理后,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出售,利率一般为5%-6%。

  公司目前贷款余额40亿元,约50%的资金来自于资产证券化,40%来自银行批发贷款和地方政府配套资金,10%来自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自有捐赠资金。对于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中和农信以1∶2的比例配套,即地方政府出1000万,中和农信出2000万,其中1%-3%为监测费。而融资以后,并不是谁愿意出高价,就贷给谁。中和农信要把钱借贷给既真实迫切需要资金,又有诚信和能力还款的农民,同时符合商业和公益的双重标准,这并非易事。贷款者只需一个电话,中和农信就派信贷员上门调查服务。王行最感叹,“贷款者一般住在偏远山区、农村,交通不便,每发放和回收一笔贷款,信贷员至少上门12次,因此操作成本非常高。”

  这也是中和农信的主要挑战。“业务的年增长率高达40%-50%,但人才供给缺乏,目前依靠招聘后培训,需要更多人才来满足业务快速发展的需求。”王行最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风险贷款率不超1%

  中和农信的风险控制也令人惊叹:其风险贷款率(包括但不限于不良贷款率)实际不超过1%。也就是说,那些被认为是“高风险”的贷款者,却有比优质客户更守信的还款行为。“对于银行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有坏账,一旦发生贷款收不回来,或有20%的坏账时,银行可以先抽走他的钱,但我们风险贷款率从来没超过1%,更别说20%。”王行最说。

  这是怎么做到的?方法之一是让贷款人组成五人小组,相互担保。“农户自愿结成贷款小组、五户联保,有一户还不起,其他四户替他还。”王行最说,“村民自己最清楚谁的信誉好、谁的不好,这形成了天然的风险规避机制,比金融机构做的调查更有效。而且这也降低了讲信誉者的贷款门槛,只要能找到人愿意跟他共担风险,就能得到贷款。”其次,把贷款额做小,并细化拆分、整贷零还。“以你的还款能力作为我借给你贷款的上限,每个月还一点点,前两个月是宽限期,第三个月开始还,这样每次还款的压力相对会比较小。”王行最说。

  在王行最看来,小额信贷的初衷应该瞄准社会底层。“国际惯例所指的小额信贷有特殊含义,不光是金额小,宗旨是瞄准社会最底层的低收入人群。而现在,中国的一些金融机构,虽然打着小额信贷的旗号,比如为中小企业贷款,但金融服务的方式却不是那么回事”。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陈莎莎 编辑:洪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