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3日

彭艳妮:我们为什么要对慈善法集体建言
CFF官方微信

上一篇

下一篇

何道峰:用稚嫩的肩膀扛起沉重的使命!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

编者按:“未来不是直线,是扇形的,未来靠我们设计。每一个伟大的组织,都是一个精彩的人创造的,你要进入公益领域,就别把自己看成无名小卒,你就是领袖,你就是精彩的人,你就是影响着改变这个世界的人!”2012年第四届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时任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的总结致辞荡气回肠,直指非公募基金会稚嫩的肩上所担负的历史使命,更激励了成千上万追求自由的青年在社会建设时代内修外行、果敢坚毅,在历史突围中探求生命的本真与价值!在《慈善法》正式施行之际,与公益伙伴们共勉:让我们的人生绽放精彩,最终成就组织的精彩、国家的精彩!以下为时任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先生在2012年11月25日第四届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总结致辞摘要:稚嫩的肩膀;沉重的使命 。

我们从历史角度看,中国正处在一个社会转型期,是社会市场构建的历史机遇期,为什么这么定义?我们讲现代化,现代化是迄今为止近200年以来,全世界各民族发展的国际竞赛。本来现代化是荒谬的词汇,因为时间是不可能倒转的,每个人都生活在现代,那什么叫现代化呢,现代化是定位国与国的差异,为了在差异中找标杆,因此出现了现代化这个词汇。如果按普世标准讲现代化,绝对没有四个现代化,只有三个现代化,是哪三个现代化呢?经济市场化、社会市场化、政治市场化。如果这三个市场化完成了,你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现代化是指工业或后工业文明的经济市场化、社会市场化、政治市场化的社会取代农耕文明的君权神授、民权君授的身份化社会。

市场化取代身份化是什么过程?市场化最本质的特征就是平等加竞争等于公平。所有的市场化都必须满足平等加竞争等于公平,市场化平等竞争的原教旨主义的三大构建,有这三个构建才能叫市场化。第一,完全平等地参与竞争的主体,如果在里面打球的人是有身份的,那就不是市场化;第二,周严细致并且公开成文的公行准则;第三,独立公正并接受监督的裁判系统。有这三个基本构建后我们才能称为市场化,只有这种市场化才可能产生公平,也才可能产生效率,否则就不可能产生公平和效率。

中国的百年探索与牺牲到邓公手里才找到了推动中国现代化的理性秩序,即东亚模式,先搞经济市场,再建社会市场,最后建政治市场。撇开争议,先从建立经济市场开始,经历了30年,到了今天我们处在一个关口,要建立社会市场。因此中国正处在构建社会市场的历史机遇期。

第一,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人均GDP是5千美元。(编者注:2012年)

第二,中国经济结构进入内需自循环边界,所有现代化国家,一开始都要依靠对外扩张把工业撑起来,然后再靠内需完成城市化。到了这个点为什么可以?因为自己的内需可以支撑循环,可以让我们走出这个怪圈,50%城市化问题不大,尽管我们会犯错。

第三,中国城市化50%之后,中国第一代富人已经初具规模,虽然富人比例没有美国大,但是绝对数量超过美国。因为人口基数大,中产阶级迅速崛起。中产阶级说到底是依靠服务业开始的,也包括做非政府组织的人,剩余财富、剩余时间积累,为公益提速准备了必要条件,未来十年中国一年5千亿捐款是没有问题的。

第四,中国的基尼系数到了0.5,已经到了不可忍受的分化阶段,政府由于重返经营领域与民争利,公正维护严重缺失,公共空间严重缺失,经济市场公平性界限显得模糊。

第五,除此之外社会还有心理问题,社会过度物质化,新富人群和新中产阶级精神迷茫,心灵烦燥。最近庙里的大师跟企业家的对话急剧上升,各个大饭店的沙龙都有高僧出入,很多企业家成为学生在下面打坐。

第六,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互动加速这种社会冲突,彰显公共空间缺失和呼唤志愿精神与社会变革。如果没有互联网我们没有今天这么敏感,社会也没有坏到我们想象中这样。因为有了互联网,把图像放大了,因此现在让我们国人心里的烦燥程度相当的沉重。一个推动社会改造与转型,构建社会市场的历史时代已经到来。

非公募基金会稚嫩的肩上落下沉重的历史使命:

非公募基金会一经开闸迅速崛起,在人类的公益发展史上,我没有做过比较。去年达到1500多家,超过公募基金会20多年数量的20%。但是会议上很多讨论,非公募基金会的肩膀依然年轻稚嫩,比如体现在1500家有215亿资产,平均每家1300多万。但是高校基金会每一个都是一亿,几个亿一扣减,中位数以下200多万。非公募基金会从逻辑上来讲,应该是捐一笔钱不动本金,主要靠这笔基金产生的盈利收入支持公益事业,但是如果只有200万,逻辑上有一点扯。200万即使放小额信贷,收入也就几十万,做公益稍微有一点薄弱了。是否所有的非公募基金会的投资人都想好了公益基金会意味着什么?这是值得追问的话题。50%以下的组织年收入只有200多万,年支出只有166万,每个基金会全职人员只有2.9人。还有一个数字很有意思,只有23.4%的基金会在做投资,如果是公募基金会可以理解,非公募基金会的宗旨就是拿一笔钱去投资,赚了钱去做公益,现在只有23.4%在做投资,这就有点费解。当然这就是中国的非公募基金会,我们就是从这样的起点开始我们的未来。只有6.4%的收入来自投资,投资回报7.7%,还不错。按照国际惯例这么多的基金会大多数应该是资助型的,但我们只有13.5%。从这些数据看,非公募基金会的行业依然稚嫩,治理和管理还在探索中成长,还有诸多的问题,比如说理事会的结构,是不是由捐款人进行管理等等。

在这种条件下面对的问题是:中国公益的现状和期许现代公益始于经济市场化的必然结果。中国的公益是早产的,天生不足的,怎么不足?第一是用敛财补充财政收入的不足;第二,政府可以接受慈善的捐赠;第三,事业单位可接受慈善捐赠;第四,官办公募基金会的市场垄断,这个市场垄断基本上是发挥老干部余热,让老干部多干几年平衡社会矛盾。这样一种早产,现在也没有什么理由说它不对,它已经这样发生了。历史是这样发生的,中华民族就像奥巴马上台讲的,中国没有西方这套东西以前,他们已经蹒跚走过了5千年的历史,这个民族是这样走过来的。

中国公益组织存在很多的问题。

第一,公益等于慈善、慈善等于做好事。在这个等式中把中国公益给阉割掉了。公益不等于慈善,慈善也不等于做好事,但是我们这里是一回事。现在公益首先必须是人,尊重人的需求为第一需求,人需要爱己、爱家才能谈得上爱社会和爱国家,一个不爱老婆、不爱家的人说爱国是瞎扯淡。人首先要担当家庭责任,然后才是社会和天下的责任。积德行善就不说了,为什么要积德,我又没有干坏事,积德行善是一种交换思想。

第二,公益组织继承政府的治理模式,不是公司的治理模式,而正常的公益发展,从市场经济发展看一定是继承公司的治理模式。

第三,封闭性以及对中介和各种人类文明成果的横向联合与利用。

第四,既不是自由结社又非社会自治,无法发育出现代公益与公民社会。

因此,承负中国社会改革与公民社会发育的社会市场构建才刚刚破题,破题的标志就是中国允许非公募基金会注册成立,这样一来大家看到,历史代表未来的重责,落在了非公募基金会稚嫩的肩膀上。第一,始于自由结社和社会自治的现代公益原教旨主义精神,是真正的公益;第二,较好地从公司治理方式中延伸出来;第三,人才选拔和工资待遇可以遵循市场化的原则;第四,非公募代表公益的未来。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我相信中国的非公募基金会有那一天。第五,是自身发起,要推动公募基金会的改革,要公益的大融合和社会改造与转型,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关乎到中国公民社会的未来,绝不要妄自菲薄。

今天这个会是有纠结之心的一代与自由之心的一代的撞击与协同。老的慈善一代拥有一颗奋斗但纠结的心,徐永光、王振耀、冯仑、杨团、卢德之、朱卫国、江明修、朱健刚、陈开枝、刘小钢、何道峰……我们心理有太多的历史情节,虽然我们想自由,但是心做不到完全无拘无束自由的飞翔。但是在会上新的公益一代拥有一颗职业且自由的心,像窦瑞刚、李劲、沈彬、来超、陆非、子雯、金媛影、尼娜、杨鹏、胡红,他们很自由,还有许多成千上万的自由青年正在加入进来。所以在中国公益社会改革运动中的遭遇与撞击,第一是在公益理念及其哲学思考方面的撞击,第二是制度和法律层面的思考撞击,在基金运作经营技巧方面的撞击,在组织战略及机构理念方面的撞击,在资助策略与管理运行方面的撞击,在筹集合作与传播方面的撞击,在人力开发及项目管理评价方面的撞击,在存活与发展策略方面的交流与撞击等等。公益历史使命对协同的历史互换撞击过后留下什么?我希望留下思考和行动。

历史需要公益界大数量及技术性的协同,我们应该从技术层面着手寻求协同,比如说要在对话中寻求协同,要在协同中寻求创新。作为大会成果,我跟永光同志商议,2013年本人致力于推动举行公募基金会论坛,要做出的努力会很多,但是我会努力的。争取让公募基金会展开两年之后,2015年后公募和非公募论坛交流。我们争取开一千人的大会。

最后讲个人体会:内修外行、果敢坚毅,在历史突围中探求生命的本真与价值。人为什么来到世界?有前缘吗?有使命吗?人的生命中很多不确定,但是死亡是确定的,你准备好迎接那一刻的到来吗?这么重大的命题对每个人,不管是愿意不愿意,其实都不时在心目中回响。像我听得见死神召唤的人,我50岁就能听到死神的召唤,我能感觉到跟死亡的距离,我更要叩问人生的真意。做公益这一行要内修外行,对外要必须采取行动,只有行动才能证明你的价值。每个人都很忙,没有时间反观内心,当我们反观内心,会发现很多东西不是忙就有意义,有很多忙其实都是垃圾。为何不清除那些垃圾呢?进入公益要有柔软而果敢的心,没有柔软的心进不了公益。但是要献身公益需要有坚毅的心,改革本身就是违规的过程,你要做公益,本身也是违规的过程,如果你不准备好、不敢违规就不要干这活。

但是你要发菩提心,如果你心中有菩提,心中有光明,你有何怕。有坚毅的心,我理解各位在创业初期,相当的不容易,很难,我一生都在创业,我创完这个业就创那个业。在我们行业中,多讨论一些技术——这个会议讨论了很多技术问题,少谈主义,不要简单分类,公募基金会和非公募基金会不是敌人,里面同样有朋友、同道,非政府组织和政府不是敌人,那里面有你的同道。不要简单分类,要推倒横在人心之间的高墙,找到“臭味相投”的人,谋我们共同认为有价值的事。我们还要突围与磨炼。中国现在有很多困局,很多事情解决不了,王振耀、徐永光等在推动法律方面可以起作用,我是起不了作用,但是不等于说我没用。因为我还可以磨炼自己,磨炼本身是为了改变这个制度做准备,每个人做的事只要形成群体效应一定会影响这个社会。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些组织的领袖,有精彩的人才,有精彩的领袖,没有徐永光怎么会有希望工程?如果没有洪波,哪有格桑花?每一个伟大的组织,都是一个精彩的人创造的,你要进入公益领域,就别把自己看成无名小卒,你就是领袖,你就是精彩的人,你就是影响着改变这个世界的人。谁说这个世界靠伟大领袖改变的?这个世界都是由平凡的人,有梦想的人改变的,既然各位有梦想坐在这里,你让你的精彩成就这个组织的精彩,你就成就了这个国家的精彩。但是每一条通往成功的路和成为精彩的路都是不简单的,你看人家坐敞篷车看人很轻松,其实坐在里面的一点都不轻松,所有成功的人都有一个苦难的童年,所有成功的人都有一段苦难的经历,上帝要成就你对生命本身的认识和对无限未来的期许,必让你经历磨难和考验。各位兄弟,我也经历很多磨难和考验,张开怀抱,迎接、拥抱和享受这种磨难和考验吧,这个过程原本是灿烂和美丽的。

作者:何道峰  编辑:洪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